<input id="6y5fv"></input><ol id="6y5fv"><output id="6y5fv"></output></ol>

<optgroup id="6y5fv"></optgroup>
<legend id="6y5fv"><li id="6y5fv"><del id="6y5fv"></del></li></legend>

<optgroup id="6y5fv"></optgroup>

    <track id="6y5fv"></track>
  1. <ol id="6y5fv"></ol>

      1. <ol id="6y5fv"><output id="6y5fv"></output></ol>
        <acronym id="6y5fv"></acronym>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西域探險記 (英)奧雷爾·斯坦因 著 巫新華 譯
        斯坦因三次中亚探险考古的简明读本,探察中西多元文化交融的西域历史图景。
        ISBN: 9787559842909

        出版時間:2021-11-01

        定  價:88.00

        責  編:罗财勇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文物考古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历史 考古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200 (千字)

        頁數: 312
        圖書簡介

        本書簡明扼要地記述了斯坦因三次中亞探險考古的主要過程和重要收獲,復原了中西多元文化交融的西域歷史圖景。全書輔以大量珍稀考古實景圖片、文物圖片和遺址平面圖,圖文并茂,貫通了遺跡和歷史的文明脈絡,揭開了引人入勝的古跡神秘面紗,讓考古報告變得通俗易懂、生動有趣。

        作者簡介

        奧雷爾?斯坦因(1862—1943),英國人,原籍匈牙利,20世紀上半葉享譽世界的考古探險家和東方學者。在英國和印度政府的支持下,先后三次到中國新疆及河西地區進行考古探險。根據其考古探險經過及成果,先后撰寫出版了《古代和田——中國新疆考古發掘的詳細報告》《西域考古圖記》《亞洲腹地考古圖記》等。

        巫新華,1963年生,博士,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曾任中國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中心主任,現任新疆考古隊隊長,組織翻譯外文新疆考古基本資料近2000萬字。出版專著(譯著)有:《吐魯番唐代交通路線的考察與研究》《西域考古圖記》《亞洲腹地考古圖記》等。

        圖書目錄

        第一章?鳥瞰西域 ?…………………………………………………… 1

        第二章?西域往事 ?…………………………………………………… 14

        第三章?翻越興都庫什山 ?………………………………………… 32

        第四章?首次沙漠探險 ?…………………………………………… 57

        第五章?發掘尼雅遺址 ?…………………………………………… 70

        第六章?重返尼雅遺址 ?…………………………………………… 94

        第七章?發掘米蘭遺址 ?………………………………………… 107

        第八章?古樓蘭探險 ……………………………………………… 122

        第九章?橫渡羅布泊 ……………………………………………… 138

        第十章?古代邊境線 ……………………………………………… 157

        第十一章?古長城遺址 ?………………………………………… 170

        第十二章?千佛洞石窟寺 ?……………………………………… 187

        第十三章?密室中的發現 ?……………………………………… 199

        第十四章?南山探險 ……………………………………………… 211

        第十五章?從額濟納河到天山 ?………………………………… 220

        第十六章?吐魯番古遺跡 ?……………………………………… 229

        第十七章?從庫魯克塔格山到喀什 ?…………………………… 245

        第十八章?從喀什到阿爾楚爾帕米爾 ?………………………… 257

        第十九章?阿姆河上游行紀 ?…………………………………… 273

        第二十章?從洛山到撒馬爾罕 ?………………………………… 285

        序言/前言/后記

        前 言

        《西域探險記》是奧雷爾·斯坦因在中國西部尤其是新疆地區三次考古探險的通俗著作《沿著古代中亞的道路》(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8年8月第1版)的精編版。

        20 世紀初,中國新疆考古探險的一系列重大考古發現,引起了國際探險界、收藏界以及學術界的極大關注。在此背景下,英國籍考古探險家斯坦因先后四次進入中國新疆、甘肅、內蒙古等地區進行考古探險,獲得大量珍貴文物和考察資料。

        1900年7月底,斯坦因到達新疆喀什英國領事館,在領事馬繼業的幫助下順利完成考古探險后勤組織工作。1900年9月11日至10月2日,斯坦因經莎車、皮山到達和田綠洲,重點勘測了昆侖山喀拉喀什河、玉龍喀什河河源地帶山區。在斯坦因此后的考古探險中,地理勘測都是他的主要工作內容。1900年12月12日至1901年4 月 19 日,斯坦因探察并發掘了丹丹烏里克遺址、熱瓦克遺址、喀拉墩遺址、尼雅遺址和安迪爾遺址,第一次考古探險成果豐碩,震驚世界。

        1906年9月15日至1907年2月初,斯坦因探察和發掘了熱瓦克遺址、哈達里克遺址、尼雅遺址、安迪爾遺址、樓蘭遺址、米蘭古城和米蘭佛寺遺址。1907年2月21日至6月9日,斯坦因先后探察發掘了敦煌漢代長城遺址、莫高窟千佛洞遺址、酒泉古遺址、張掖古遺址、安西古遺址、哈密古遺址、吐魯番古遺址、焉耆古遺址以及和田河麻扎塔格古遺址,并廣泛進行地理勘測與測繪。

        第二次考古探險,斯坦因共獲得文物47箱 , 其中30箱是各種古代文字手稿。這些手稿刊布后,再次震驚世界。

        1913 年 11 月下旬,斯坦因到達和田,先后探察發掘了尼雅遺址、米蘭遺址和樓蘭遺址。1914 年 10 月下旬,斯坦因到達吐魯番盆地,開始發掘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哈拉和卓高昌古城等遺址。1915年8 月初,斯坦因在喀什整理其第三次考古探險所得文物,共裝滿了182個大箱子,文物數量之多,價值之珍貴,又一次震驚世界。

        此后十年,斯坦因主要的工作是整理研究第二、第三次考古探險所得文獻與其他文物資料。

        1929 年,斯坦因開始籌劃第四次考古探險。此時,由于中國社會各界對西方所謂的考古探險家劫掠我國西北地區古文物的強烈反對,斯坦因此次探險幾無收獲。

        斯坦因考古探險大致有以下三個特點:

        第一,斯坦因在中國西部尤其是在新疆活動時間長,涉及地域廣,考古與地理勘測規模大,目標指向性強。

        第二,斯坦因的考古探險活動具備長期的東方學學習與學科準備,根據英國利益需要與當地官方進行全面深入的溝通、互動以及資源動員,并有細致周詳的人員與后勤準備。

        第三,斯坦因對中國新疆的認識和感受立足于西方價值觀和英國利益觀,探險過程中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和目的,避免引起當地官方和百姓的懷疑,可以說,斯坦因的考古探險主觀上仍然在為英國政治、軍事滲透等方面服務。斯坦因所謂的考古探險,絕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科學性質考察,而是典型的文物盜竊和情報收集行為,斯坦因以考古考察為借口,開展一系列地理考察、繪制軍事地圖等活動便是證據。

        斯坦因四次中國新疆考古探險是頗為復雜的歷史現象,其掠奪中國文物的行為破壞了我國古代歷史文化遺址,損害了我國國家主權。

        巫新華

        于新疆工作旅途中

        2021年8月

        精彩預覽

        第二章 西域往事

        在過去一千多年的漫長歲月里,由于東西方文明的交互影響,西域曾上演了無數的歷史故事。

        漢朝時,為了抵御匈奴人的襲擾,經過不懈努力,漢武帝時期(公元前140—前87年)終于收復了南山北麓地區。這個故事從張騫出使西域開始。大約在公元前138年,漢武帝派張騫出使大月氏,希望能夠與他們聯手抗擊匈奴人。此前,強勁的游牧部落組成大的部落聯盟,不斷南下,劫掠中國北部地區,已長達數百年。張騫出使西域之前約20年,大月氏人被匈奴人驅逐,離開南山北麓故土向西遷徙,最后在阿姆河畔建立了新的國家。

        張騫出使西域,歷盡了艱難困苦(一度為匈奴所虜,囚禁長達十年),最后到達大月氏。不過,大月氏人已經安于新的領地,不愿意返回故土,向匈奴人尋仇報復。張騫出使的目的宣告失敗。然而,張騫這次出使卻正式開辟了中國文明與其他文明直接交流往來的新紀元。

        張騫出使在外13年,后來取道塔里木盆地返回漢朝。張騫出使時隨行的有100多人,歸來時僅剩下一個同伴?;氐介L安后,張騫對他到過的西域各國,以及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波斯、印度等都有詳細的報告。漢朝人由此得知,在邊陲的“蠻夷之外”,還有十分開化的民族。

        張騫是中國了解外部世界的第一人。此后不久,漢武帝便認識到,與西域各民族交往,在通商貿易和政治軍事方面具有重要的意義。加上漢朝在這位英明睿智的君主治理下已經安定鞏固,經營西域便成為國策。

        推行這項政策的最直接目的是開通一條經過塔里木盆地到達阿姆河流域的大通道。西漢時期,從中國到西亞有人居住的地方,河西走廊的南山北麓是天然通道。然而,這里一直被匈奴人占據,致使東西方阻隔。漢朝人開通這條通道的努力便表現在抵抗匈奴人方面。漢武帝不斷大規模派遣軍隊進攻匈奴。

        他的努力很快得到回報。在取得幾次大的勝利之后,匈奴人退回了沙漠以北地區。公元前121年,河西走廊擺脫了匈奴人的控制,西漢王朝設立酒泉郡管轄這一地區。

        除了沿著這條大道向西域的軍事推進,漢朝還派遣使節前往塔里木盆地內外諸國進行政治活動,最遠的地方竟然到達巴克特里亞和波斯。這些使節攜帶漢朝出產的珍貴絲綢和其他物品,向西域諸國顯示漢朝的國力和富庶。從此以后,絲綢便經由安息和敘利亞輸送到地中海沿岸國家。而號稱“絲綢人”的漢朝人的名聲,很快響徹了希臘和羅馬。漢朝的這種絲綢貿易在經濟方面的重要性是顯而易見的。在此后的幾個世紀里,絲綢一直被作為中國獨家生產的珍貴商品進行出口貿易。

        漢朝向西發展的開拓者張騫被皇帝授予“大行”之職,于公元前115年第三次奉使歸國后,大約一年便逝世了。自從張騫鑿空以后,漢朝與西域的交往日漸頻繁,“使者相望于道”,往往達數百人。

        為了獲得最大的貿易利益,就必須利用這條通道為漢朝的商品,特別是貴重的絲綢織品尋找到新的市場。漢武帝發起的經營西域的重大舉措,除了政治目的,還與貿易等經濟利益有關。但是,聯合大月氏和天山以北的烏孫夾擊匈奴,即使不是為了與西域交往,那么此后漢朝使節在西域遭遇的麻煩,也會迫使漢朝采取措施,對匈奴進行遏制。因為在剛開始經營西域的幾年時間里,漢朝使節在塔里木盆地遭到了嚴重困擾,各國臣民和酋長常常拒絕供給漢朝使節給養,甚至直接攻擊他們。更為糟糕的是,天山北部的匈奴勢力并未破滅,匈奴的騎兵經常出現在樓蘭等地,“遮擊使西國者”。

        鑒于這種局面,漢朝很快便作出了使用武力保護沿南山北麓交通路線的決策。進行這樣的軍事行動,漢朝不是沒有準備的。早在第一次征服這條天然大通道之后,漢朝就已經開始沿線修筑屯戍設施,并把秦始皇防御匈奴修建的長城向西延伸修筑下去,以保障其大規模的西進政策。

        歷史上,為了謀求貿易利益和進行文化交流而動用政治力量和采取軍事行動加以保障的事例比比皆是,屢見不鮮。漢朝從實行經營西域政策開始,便決定了他們對西域的重視程度,遠遠超過塔里木盆地那些零散狹小的綠洲。但是,這些地方距離漢朝實在太遠,后來大宛人不尊重漢朝使者的行為進一步惡化,直至演變為劫殺漢朝使者的重大事件。

        為了維護漢朝聲威,討伐行動勢在必行。公元前104年,漢朝派遣一支遠征軍討伐大宛。然而,這次軍事行動最終以失敗告終。遠征軍橫越鹽澤(即羅布泊),途中艱難萬狀,精疲力盡,減員嚴重,在未到達大宛之前,部隊便已耗盡全部給養,到達大宛邊境時,首次攻城便大敗而歸。為雪洗前辱,漢武帝傾全國之力再度遠征大宛。公元前102年,李廣利將軍率領6萬多人的軍隊,并輔之以龐大完善的后勤保障系統,西出敦煌,再次討伐大宛。

        這一次,漢朝憑借有效的組織能力戰勝了遠征所有困難。

        李廣利將軍率領3萬多將士直搗大宛國都城,以絕對優勢迫使大宛國投降,取得完全勝利。漢朝的聲威因此大振,塔里木盆地各綠洲小國相率稱臣于漢朝。自此,漢朝管理這條天然通道和塔里木盆地綠洲長達一個多世紀,一直到公元初年漢朝內18亂,西漢王朝終結時為止。

        漢朝在這一地區的統治之所以能夠如此長久,與其說是由于武力強大,不如說是由于外交手段運用得當,以及優秀文明的巨大影響力。

        從古代文獻記載頻頻提及的“絲織品”,我們可以知道,當時漢朝的這些手工業產品正源源不斷地向西方輸出。自然,那時漢朝一定也帶回不少外國的物產,其中以東伊朗的產品最為突出。關于西方物產的傳入,在中國古代眾多文獻中都有記載。

        塔里木盆地的考古發掘結果表明,在伊斯蘭教傳入之前,當地文明受中國、波斯和印度三種文化影響,而具有多文化融合的特征??梢哉f,西域交通開通之時,即是這種文化融合的初始階段。從公元3世紀左右廢棄的遺址發掘出土的文物來看,當時塔里木盆地各綠洲的居民使用的是一種印歐語系古代語言,說明他們很可能是同一個民族,說同一種語言。

        在極度干旱的地區,因為嚴酷自然環境的局限,只有較大的人類團體依靠組織嚴密的灌溉體系才能生存。這些靠社會秩序、制度賴以生存的定居民族,特別善于吸收和傳播來自遠東以及西方的各種優秀文化。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塔里木盆地的地理位置及其特點,似乎也是上天專門為這種重大的歷史作用而特意安排和準備的。昆侖山和天山之間的廣大地區,雖然沒有可以用作牧場的土地,但是大自然也給予特別的關照,使其不致成為大規模民族遷徙的通道和因而產生各種動亂的歷史舞臺。

        …………

        我所獲得的與佛教有關的文物表明,當時佛教在塔里木盆地各綠洲居民的精神生活中已經占有顯著地位。在一座頹敗的建筑遺址旁的垃圾堆中,我發掘出土了大量文書。從這些文書可以看到印度文化的影響。在尼雅遺址中,我共獲得了數百件簡牘文書,其內容大多是公文、契約、賬簿等,它們都是用梵文和佉盧文字體書寫。這兩種字體,公元前后1世紀曾在印度西北部和阿富汗鄰近地區廣泛流行。

        根據這些遺址,我們可以推想出綠洲居民當時的物質生活。果園中已經枯死1600年的果樹,至今仍能讓人清楚地辨識出來。此外,諸如籬笆、建筑材料等表明,當時的種植條件、作物和氣候條件與現在塔里木盆地各綠洲的情形完全一致。

        我們對塔里木盆地隨后近三個世紀的歷史不甚了解。其原因是,隨著中國在這一地區的統治逐漸衰落,有關西域的史料也隨之闕如。

        公元4世紀時,匈奴人開始大規模西遷。此后大約一個世紀,塔里木盆地及其北部和西部的大片地區都處于匈奴分支勢力的控制范圍內,他們就是西亞等地所說的嚈噠人(白匈奴人)。

        這片廣闊的區域,無論處于誰的控制之下,對于已經深深植根于各綠洲沃土中的中國文明而言,似乎都沒有產生什么重大的影響,當然也沒有能夠阻止那些從伊朗東部和印度緩慢傳播而來的佛教及其文化藝術。

        到了公元6世紀中葉,游牧民族再次掀起沿天山向西遷徙的浪潮。這股浪潮時緩時急,最終止于突厥部落大團聚之時。

        這樣,以前所有被嚈噠人控制的區域,這時則全部歸屬于突厥各部眾。這些突厥人,就是《史記》記載的西突厥人。他們在中國邊陲經營甚久。直到公元589年,中國終于結束300余年的分裂局面重歸統一。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國威聲勢重新得以張揚。唐朝初期,朝廷對西北采取嚴格的退守政策,但不久便改為采取大規模的西進政策,唐朝的聲威大振,其影響力超過此前的歷朝歷代。西突厥在唐朝縱橫捭闔外交政策的強大攻勢下,分崩離析,勢力被嚴重削弱,哈密、吐魯番因此先后擺脫了西突厥的羈絆而歸附唐朝。公元657年,西突厥滅亡。此后,阿爾泰山一直到興都庫什山以外的廣大地區擺脫了西突厥的控制,歸入唐朝。

        唐朝從西突厥手中繼承這片土地后,派駐安西四鎮的軍隊不僅要保護塔里木盆地的綠洲,還要兼顧保護天山北部的大片地區。天山北部是游牧民族最好的草場所在地。那時,突厥人仍時常飄忽往來于阿爾泰山與天山之間,唐朝軍隊因此常常遭受侵擾。而此時吐蕃已經迅速發展成為新的軍事集權王朝,成為唐朝更加嚴重的邊患。

        到了公元8世紀中葉,除了南面吐蕃人的軍事威脅,阿拉伯人的勢力也不斷東擴,并征服了阿姆河盆地,唐朝的西部邊陲又面臨一種新的威脅。吐蕃人極力想與阿拉伯人聯手,抵抗唐朝在西域的軍事優勢。他們突入印度河流域以后,橫越現在的吉爾吉特河和現在亞辛的興都庫什山,進入阿姆河上游流域,從塔里木盆地的兩翼向東擴張。吐蕃人和阿拉伯人的聯合,嚴重威脅到唐朝在西域的統治地位。為了消除這種威脅,公元747年,唐朝將軍高仙芝率部橫越帕米爾高原,長途奔襲冰雪皚皚的興都庫什山達爾闊特山口,一舉擊敗了吐蕃人。這一軍事壯舉,最能夠證明唐朝軍隊具有超群的能力,即善于利用嚴密組織來征服任何嚴酷的困難。

        高仙芝的遠征雖然大大提高了唐朝的軍事威望,但是由于突厥人的背叛,兩年后(公元750年前后),在塔什干城附近與阿拉伯人的一次激戰中遭到了失敗。此后,吐蕃人自南向北進攻,占領了敦煌和南山山脈的一段領地,截斷了塔里木盆地與唐朝的所有交通聯系。然而,堅守塔里木盆地的唐朝駐軍孤軍奮戰,繼續維持唐朝在那里的統治達40年之久。

        唐朝的統治退出之后,在將近400年間的時間里,塔里木盆地陷入最為混亂的時期。我們知道,吐蕃人統治塔里木盆地不到100年。在這之后,塔里木盆地西部的疏勒以及其他沙漠綠洲統歸于突厥酋長管轄,伊斯蘭教得以乘機傳入。公元10世紀中葉以后,由于伊斯蘭教的發展,佛教及其文化藝術在這一地區逐漸衰落并最終消亡。

        然而,在塔里木盆地東北部和天山東部的吐魯番盆地一帶,佛教仍然存在并得到繼續傳播。此外,由于回鶻酋長的保護,摩尼教和景教在那里也與佛教一同得到發展。這種情況的出現,不僅僅是由于當地回鶻酋長的遠見卓識,也在于突厥人對于先進文明的強大融合能力。如今,維吾爾語能夠通行塔里木盆地各處,原因便在于此。不過,塔里木盆地大多數居民至今仍然保持著阿爾卑斯種型的特征。這種特征在帕米爾高原山區居民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西歐也有一些民族具有突厥人特征,但其血統中的混雜成分極其微弱。

        在公元10世紀到12世紀的政治形勢下,人們很難相信塔里木盆地還跟以前一樣,仍然是西亞與中國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唐代衰微,宋代繼起,中國歷代中央王朝對西域的政策雖非極端的退守,但最多也只能算是消極的抵抗。

        公元13世紀初期的20多年間,在成吉思汗的統領下,蒙古勢力迅速興起,亞洲的政治形勢也隨之發生了重大變化。到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在甘肅駕崩時,從黑海到黃河一帶的所有地域都歸于蒙古大汗的直接統治之下了。成吉思汗駕崩以后,其繼任者繼續征戰了30余年,幾乎征服了整個亞洲大陸。于是,中國和近東以及歐洲的貿易通道又一次重新開啟。

        這一時期,天山南北各商道暢通了大約一個世紀以上。那時,歐洲前往中國的使臣、商人以及旅行家絡繹不絕。史料對于他們長途跋涉的經歷都有記載,并流傳至今。

        忽必烈駕崩后不到100年,元朝內亂頻仍,王朝因而傾覆,明朝代之而起。為了防止蒙古人重新入關,明朝在甘肅西北一帶采取退守政策,禁止貿易往來,安于現狀,欣然自足。

        海上交通路線的開辟始于中國,經過阿拉伯人的大力發展,到了葡萄牙人第一次遠航到達印度之時,海上交通已經變得十分重要。因此,古代中亞大道對于西方貿易的重要性大大降低。到17世紀末,天山北部蒙古部族的準噶爾人興起,迫使新興氣盛的清朝再次進入亞洲腹地。大約在1755年,清朝乾隆皇帝發兵大舉討伐準噶爾部,塔里木盆地及其北部的準噶爾部又一次直接歸入中央王朝的治理之下。一如漢唐故事,原本純粹的防御政策,實行的結果卻使中央王朝的勢力擴展至廣大的中亞地區,以及帕米爾和阿爾泰一帶。

        直到今日,中國雖然日漸衰落,19世紀末西北東干人也曾一度叛亂,然而,中國對這些地方的治理依然如故。其原因就在于,歷史上中國的西部邊陲第一次與俄國等列強相鄰,而這些強國能夠強有力地轄制邊民和禁止游牧民族隨意遷徙。俄國人這一時期占領了肥沃的伊犁河谷,為中國1877年收復新疆的舉動提供了便利。這一時期最初的10年間,塔里木盆地陷入無政府狀態,而后又遭受阿古柏的蹂躪。不過這些都未影響這一地區的大局。

        天山同昆侖山之間的沙漠綠洲,現在已經不再是貿易大道的必經之地。那片土地上那些勇敢堅忍地販運貨物的駱駝,仍然與張騫、馬可?波羅的時代一樣,是主要的運輸工具,至今還沒有汽車和火車來替代它們。曾經在中亞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中國,它的歷史影響力仍然足以維持那片土地的和平。

        第十二章?千佛洞石窟寺

        在第一次探險之后的幾年時間里,我一直在籌劃第二次探險,并決心將探險范圍擴大到中國西北部的甘肅省。

        我的好友羅克奇教授曾經向我說過敦煌千佛洞,1879年他曾隨賽陳尼伯爵的探險隊到過那里,因而更加強烈地刺激了我渴望進行第二次探險考察的心愿。

        1907年3月,我到達敦煌綠洲。幾天之內我就疏通了各種關節,第一次踏進了那片寶地,探訪了千佛洞石窟寺。就在那一刻,我懷著無比激動和興奮的心情,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夙愿即將實現了。

        千佛洞石窟寺位于敦煌東南部一條荒涼山谷的谷口,開鑿在陡峭的懸崖峭壁上,距離敦煌綠洲大約12英里。山谷中有一條小溪從南山山脈中流下,橫穿山谷中的沙丘,不過現在僅流至石窟寺前面便已干涸。小溪流出的山崖石壁上,分布著很多洞穴。這些洞穴規模不大,但很幽暗,洞內全無壁畫,很像歐洲上古隱士隱居的迪拜斯洞穴。我認為,這些洞穴很可能就是供僧人們居住的地方。

        自山崖向上,可以看見數百個大大小小的石窟,它們錯落有致,猶如蜂房一般分布在深暗色的崖壁上。石窟寺從崖壁底部向上直到懸崖頂端,一行行密集排列綿延伸展的長度竟然有0.5英里以上。這些讓我驚嘆不已的石窟墻壁上都繪有壁畫,甚至連洞窟外面也繪有壁畫。而那個內部塑有大佛像的洞窟,更是老遠便可一眼看見;洞窟內的巨大佛像雕塑高約90英尺,為了給大佛像以適當的空間,人們沿著山崖又修鑿了許多屋子。屋子層疊而上,每個房間都有通向大佛像所在石窟的通道和采光口。

        所有的石窟寺原來都鑿有穹形的門,由于有些石窟寺外墻壁和內里涂有白石灰粉的內墻倒塌,洞窟便完全顯露了出來。

        因而許多石窟無論原來有無石門框,后來都修筑了木門廊,不過它們也都已經殘破不堪。向上層石窟攀爬了一段,發現連接各石窟之間的木棧道階梯也已幾乎完全破損腐朽,以至于山崖上許多石窟無法上去。不過由于穹門和木門廊都已經損壞殆盡,很容易便能夠看見上層石窟內部的布置與裝飾,它們在形式上與山崖下部那些石窟看上去并無太大區別。

        石窟寺所在山前方地面以及底層石窟進口處,數百年來堆積了很高的流沙,不過并不影響向上攀爬進入。很快我就弄清了這些石窟通常的平面形制以及一般構造方面的布置情況,它們全部都比較一致。從長方形穹門進入石窟內部,要經過一條高而較寬的通道,這條通道同時也是采光通風口。各石窟內部大都是單單一座矩形前廳,以方形為多,于崖壁鑿空砂巖而成,頂部呈圓錐形。

        前廳內部通常有一座矩形平臺,臺上雕塑有用繒彩裝飾的塑像。臺中央一般端坐一尊趺坐佛像,兩旁隨侍幾個菩薩。各石窟菩薩像的數量并不完全一致,但一般都采用雙側對稱的方式排列。千百年來,石窟內的塑像因雕塑用材因素和自然侵蝕,甚至遭受偶像破壞者惡意損壞以及善男信女重修和重塑的毀壞,毀損程度之嚴重,令人痛心疾首。

        無論千佛洞石窟寺經受的破壞如何嚴重,現在保存下來的豐富的古代文物實物足以證明,由古希臘式佛教美術藝術發展而來的雕塑技術,以及經此地傳播到遠東的中亞佛教都曾經在敦煌存在和傳播了很長的時期。

        許多石窟內的雕塑造像的頭臉和手臂,有些甚至連同上身,都已經毀于無知的破壞者之手,近來又遭受信徒的修繕。

        現代修繕的粗制濫造令人無法忍受,不過倒反襯出保存下來的那些古代塑像殘部的美輪美奐。具體而言,比如衣褶布置安排之勻稱,塑像顏色調和之精當,即是具體實例。大多數佛像都曾貼金或鎦金,現在仍然依稀可辨,雕塑技法成熟高超。此外,印度西北邊省梵延依山鑿石修筑的大型佛像,以及和田各處佛教塑像表現出來的著名佛教美術形態,在這里都有具體的體現。

        大型石窟寺以及許多小石窟寺石灰粉墻壁上的古代壁畫,雖然都是佛教內容,但是其美術價值之珍貴,令人嘆為觀止。

        ……

        第十六章 吐魯番古遺跡

        離開額濟納河后,我把探險隊分成幾個小隊,直到1914年11月的第一個星期,我們才在哈喇和卓綠洲重新會合。哈喇和卓綠洲位于吐魯番盆地中央,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選擇吐魯番作為我的冬季探險目的地和主要考古發掘地,有考古學和地理學方面的原因。就地形而言,吐魯番盆地在很密集的地理范圍內,各種極度干旱地區的自然現象都集中在了一起,塔里木盆地所有的一切特點,這里都有所表現。除此以外,吐魯番地表徑流的終點鹽湖,是全世界陸地中位于海平面以下最低的一個下陷地層。

        吐魯番盆地的北面是天山山脈大量積雪的博格達山,南面是滴水全無的庫魯克塔格山,而吐魯番盆地就夾在兩條山脈中間。沿著庫魯克塔格山麓,是一條巨大的地質斷層槽。斷層下陷最深的地方,在海平面1000英尺以下,成為吐魯番盆地最奇異的特點。鹽湖沼澤大部分都已干涸,與羅布泊相比較,干涸湖床的規模有如小巫見大巫。向北是荒涼的高山坡地,斜坡上廣闊無垠的古冰川河谷逶迤而下,與和田東部的昆侖山地區極為相似。山麓部分由于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地質地層變位,隆起了一連串荒涼的丘陵,并向盆地下部延伸,由此構造出了地質斷層槽。這些丘陵,因為都是裸露的紅色砂巖層和礫石巖層,中國人稱之為“火焰山”。

        吐魯番盆地的綠洲灌溉用水并不是從天山流至綠洲邊緣的雪水,而是通過坎兒井引導從山上潛流下來的地下水。吐魯番盆地氣候干燥,并且因為槽谷過低,一年多半時間極其炎熱。

        而由于炎熱的氣候以及泉水和坎兒井的灌溉,吐魯番盆地綠洲可以實現一年兩熟。在這種氣候適宜的環境條件下施以灌溉和管理,再加上土地肥沃,當地谷類以及水果、棉花等出產豐富,也就不足為奇了。

        我現在所見到的吐魯番,商業發達,貿易興盛。從歷史記載和保留至今的歷史遺跡看,過去這里也很富庶。這不僅是因為那有限的一點土地適宜墾殖,還應歸功于當地與天山北部各地交通往來便利,便于貿易。天山北部因為氣候比較濕潤,分布有廣闊的優質牧場,那里出產的牲畜、羊毛之類的農牧產品,正是吐魯番所缺乏的。而博格達山東西方向的山谷通道又終年可以通行,交易往來,十分方便。大自然的這一眷顧,造就了吐魯番盆地的繁榮。

        吐魯番盆地和迪化及古城之間互相依賴的情形,從這些地方的古代政治史中也都可以反映出來。漢唐時期,無論是北方的匈奴人、突厥人還是中國內地人來統轄這些地方,那時的車師前國和車師后國的政治命運同現在一樣,也都是密不可分的。公元8世紀末,唐朝在中亞的勢力趨于衰落以后,這些地區的情形還是一樣。公元790年,車師后國的都城北庭都護府被吐蕃和葛邏祿聯軍攻破,不同勢力對這些地區的爭奪也就此告終。

        到了公元9世紀中葉,回鶻人在中國西北邊陲突破了吐蕃人的勢力,統有東天山的大半地區,于是吐魯番及其以北廣大地區成為回鶻可汗的牙帳所在地。這種情況一直延續了數百年。在中亞原先是游牧民族的回鶻人,來到這里后,更熱心于享受自己的傳統生活,同時也能夠靈活適應新的變化。一方面,一到夏季,回鶻可汗便把他們的牙帳遷移到天山北坡,享受傳統的生活方式,并長久地這樣保持下去。另一方面,則向居住在吐魯番綠洲的人們吸取物質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力量,用以加強自己的勢力,享受擁有屬地的快樂。

        回鶻人統治吐魯番盆地,一直到公元13世紀初蒙古人征服此地時為止,但是從文化方面來看,就在此后也沒有發生什么較大的變化。據宋太平興國六年(公元981年)王延德出使高昌回鶻時所作的記錄,那時的吐魯番仍很興盛,佛寺眾多,還有許多從波斯來的摩尼教僧侶。王延德也看到回鶻可汗仍不忘游牧舊習,每年都要到天山北坡去居住一些時候。蒙古人統治的時間,回鶻酋長雖然已改宗伊斯蘭教,但是一直到公元1420年蘇里唐?沙魯克出使中國經過此地時,佛教依然昌盛。

        吐魯番的佛教信仰源遠流長,根深蒂固,回鶻統治時期又沒有遭受過激烈的變亂,因此伊斯蘭時期以前的文化遺存,如宗教、文學、美術之類,四五百年來還能夠比較完好地留存至今。同時,因為吐魯番盆地特別適宜灌溉,歷史上,在很長的時期里耕地面積也沒有發生顯著的變動。在塔里木盆地的尼雅或樓蘭,有許多廢棄的遺址或無人居住的處所,為我們還原古代人們日常生活真實情景提供了依據。與那里不同的是,吐魯番盆地幾乎所有重要的古代遺跡都未曾被完全毀壞,或者說未曾被人們完全廢棄。在這里,所有伊斯蘭時期以前的遺跡等,實際上都在綠洲或綠洲附近。也就是說,它們離人類的生活區域并不遙遠,甚或就在城市和鄉村附近。

        因為吐魯番盆地非常容易尋找和到達,所以一直到19世紀末,在很長一個時期內,俄國旅行家都曾關注過這里。在俄國旅行家的影響下,后來德國和日本的探險隊也都先后來到這里,并做過大規模的考古學活動。在這些探險隊中,尤以1907年著名的德國學者格倫威德爾和勒柯克兩位教授所得各類文物最為豐富。不過,1907年我來到此地并做短期停留時,發現吐魯番的古代遺址并未完全發掘干凈。

        因此,我當即決定,用一個冬季的時間,以吐魯番為主要目的地進行大規模的考古學和地理學考察。拉爾?辛格的職業精神使他永遠期望新的工作,于是我派他去測量那片大部未被勘測的庫魯克塔格沙漠區域。另外一位測量員,我則安排他在吐魯番盆地進行地理測量工作。而我和另外兩位印度助手當即就開始考古學方面的工作。此后三個半月的時間,我們就一直忙于此事。

        ……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互换人妻在线中文字幕_欧美日韩亚洲中文字幕二区_精品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_一本无码人妻在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