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6y5fv"></input><ol id="6y5fv"><output id="6y5fv"></output></ol>

<optgroup id="6y5fv"></optgroup>
<legend id="6y5fv"><li id="6y5fv"><del id="6y5fv"></del></li></legend>

<optgroup id="6y5fv"></optgroup>

    <track id="6y5fv"></track>
  1. <ol id="6y5fv"></ol>

      1. <ol id="6y5fv"><output id="6y5fv"></output></ol>
        <acronym id="6y5fv"></acronym>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劉醒龍文集 威風凜凜 劉醒龍 著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刘醒龙长篇小说力作!《威风凛凛》以半个世纪的历史烟云为背景,串联起20世纪80年代各色人物,愚昧落后与文明理性的冲激冲突!粗犷豪放的角色,古朴苍劲的风俗,构成别具一格的民间风俗画。
        ISBN: 9787559866189

        出版時間:2024-01-01

        定  價:69.00

        責  編:吴义红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经典阅读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小说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250 (千字)

        頁數: 424
        圖書簡介

        長篇小說《威風凜凜》,講述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南方閉塞山區,民辦教師“趙長子”一夜之間所遭遇的兇殺案——偏偏西河鎮的每個人都覺得他是最不值得殺的,該殺未殺的金福兒、五駝子等人繼續著金伍兩家從解放前就開始的威風之爭,而見證并再次結束這一切的正是西河鎮“最聰明的人”——爺爺。小說通過與八十歲的爺爺相依為命的少年“我”的視角,交替敘述了“沒有一個善人”的西河鎮的陰郁歷史與現實,以及青蔥歲月懵懂愛情所預示的依稀希望,以文學典型趙長子的人生際遇,張揚了一種骨子里的威風凜凜的精神,直面生命的靈魂和血肉。小說《威風凜凜》張揚的是一種精神,這種精神是骨子里的,是一種能做各種苦役,受各種欺凌折磨都不會改變都會永遠存在的精神,這種精神威風凜凜。

        作者簡介

        劉醒龍,湖北黃岡人,現為武漢市文聯專業作家、湖北省文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小說委員會副主任。代表作有中篇小說《鳳凰琴》《分享艱難》等。出版有長篇小說《一棵樹的愛情史》、長篇散文《上上長江》、長詩《用胸膛行走的高原》等各類單行本約百余種。有作品翻譯成英語、法語、日語、韓語、越南語、印地語、阿拉伯語、黑山語等。長篇小說《圣天門口》獲第二屆中國小說學會長篇小說獎,長篇小說《蟠虺》獲2014年度人民文學獎優秀長篇小說獎。散文《抱著父親回故鄉》獲第七屆老舍散文獎,中篇小說《挑擔茶葉上北京》獲第一屆魯迅文學獎,長篇小說《天行者》獲第八屆茅盾文學獎。根據其小說改編的電影《鳳凰琴》《背靠背,臉對臉》曾獲國內外多項電影大獎。

        圖書目錄

        第一章 001

        第二章 028

        第三章 057

        第四章 090

        第五章 117

        第六章 160

        第七章 197

        第八章 226

        第九章 261

        第十章 294

        第十一章 328

        第十二章 362

        后記:失落的小鎮 407

        序言/前言/后記

        無。

        編輯推薦

        《威風凜凜》以南方閉塞山區的西河鎮為故事空間,以一樁離奇殺人案為敘事起點,從耍威風的民間文化心理和處世哲學來觀照小鎮眾生,串聯起不同歷史時期數十年的人事糾葛。故事雙線交織,情節曲折動人,既塑造了不同程度帶有畸形的耍威風心理的眾生相,也刻畫了趙老師及其學生“我”等不同于小鎮眾生的新人形象,表達了對文化劣根性的批判和對文明和理性的呼喚與張揚。

        精彩預覽

        6

        那天傍晚,趙老師正好在門口堵住了欲去西河洗澡的我。

        趙老師上我家進門就笑。

        爺爺見了忙說,長子,別笑了,有事快說。

        趙老師說,恭喜賀喜,你的孫子要到縣高中上初三了。

        見爺爺愣愣地一點高興樣也沒有,趙老師又補充一句,鎮初中就兩人考上,另一個是鎮長的兒子大橋,是教育組幫他開的后門,他離分數線還有二十多分,只有你孫子是靠的硬功夫。

        把下面學校的尖子學生,調到縣高中讀附設的初三班,是縣里搞教育改革后的新規定,理由是保證將來升入高中的學生質量。

        爺爺還是不開口。

        趙老師就轉向我說,當初我就說你有出息,你總算為我爭了口氣。

        爺爺忽然說,長子,你別太得意,是不是學校分獎金給你了?

        鎮中學有個規矩,誰帶的學生中考得中,一個人頭發十元錢獎金。鎮長的兒子大橋算不算一個人頭,還很難說,若算,趙老師這回就可以得二十元錢的獎金。

        趙老師喃喃地說,我不曉得他們給不給獎金,我不是正式教師。

        爺爺說,得了獎金你可要分一半給學文。

        趙老師說,當然,他為我爭光,我得送他一份禮。

        說完,他又笑了一下。

        爺爺又不讓趙老師笑,說,讓你別笑你還要笑,嚇著你的學生了看你怎么辦?

        見到趙老師笑,我的確有些難過,悄悄地往爺爺身后躲。

        爺爺這時長嘆了一口氣,說,學文怕是讀不成書了,我這把老骨頭掙不回那樣高的學費,比你的工資還高。

        我的眼睛頓時憂郁起來,看著趙老師,想象他能成為一尊佛,讓爺爺立刻回心轉意。趙老師半天不作聲,我在長久的觀望和等待中,耗費了許多的幻想。趙老師骨瘦如柴的身子緊緊地收縮在一起,如同一只大螳螂。爺爺也瘦,但爺爺張開著架子,像是一只大公雞。

        趙老師終于說,你孫子學文是我教書幾十年中,見到的最好的學生,就是賣家業也要再培養幾年。

        爺爺突然一吼,長子,你莫當面亂吹捧孩子,你別以為自己個頭高看得遠,怎么不讓自己的女兒繼續讀?

        趙老師聽到這話人一下子萎縮到桌底下去了,聲音極小地說,我家沒有一件賣得出去的東西。

        見爺爺不想讓我進城讀書,心里有些火,我特別不愿意爺爺提到習文,盡管爺爺一年多沒和女人來往,可我仍不愿他以各種方式接觸習文。

        我大聲說,說我的事就說我的事,扯習文干什么,人家的兒女人家曉得心疼,未必還要你去心疼?!

        說完話,我看見趙老師的眼鏡片后面一片潮濕,在燈光下一閃一閃的。我想起那次習文說的話,才明白趙老師當初勸習文學理發,一定也流過淚的。

        爺爺瞪了我一眼,說,狗日的,你小卵子硬了是不是,想充人了?

        爺爺火氣一上來就咳嗽,直咳得兩頭彎到一起了。爺爺咳嗽時的模樣也比趙老師形象高大。

        爺爺將眼睛瞄了我幾次。我走攏去,在他背上捶了幾下。在拳頭之下,我感到爺爺的背上盡是硌手的骨頭,擊一下就出現一股生痛。由于反饋回來的痛,我沒有完全注意到爺爺的衰老已成了定局。

        緩過氣來之后,爺爺說,你家比我家還不如,那你來逞什么好漢!你回去吧,長子,我家的事我曉得安排。

        趙老師往外走時,被門檻絆了一下,踉蹌幾步險些跌倒。我上去幫了一把,并隨手扶了一下,想將趙老師彎得讓人可憐的腰扶直些。趙老師很感激地朝我點點頭,腰又彎了下去。

        鎮上有句名言,是罵人的,話是這么說:你就像趙長子,是一根永遠扶不起來的臭豬腸。

        這話最初是五駝子罵金福兒時用的。

        那時,五駝子只有十幾歲,金福兒和他一般大。

        15

        天沒亮爺爺就喊醒了我。

        上學的行李他都替我收拾好了。

        西河鎮是客車終點站,容易搭上車??蔂敔敺且易呤锫?,到一個小站去等車。

        我說,你這不是巴不得人死嗎?!

        爺爺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下一站叫甲鋪。

        甲鋪的招手站牌下別無他人。爺爺掏出一只布包,親自塞進我的貼身衣兜里。

        弄好后,爺爺說,這是一百元錢,好生點用,要管半年啰!

        我問,這么多錢,是哪里借的?

        爺爺說,你只管多讀書,多識字,別的少問。

        遠處傳來一陣汽車喇叭聲。

        爺爺說,客車來了,車上可能都是熟人,有人若問,你就說多走幾步可以省幾角錢。

        一會兒,客車來了。

        爺爺又說,昨夜聽見鬼叫的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說。說出去會不吉利。

        車停下來后,爺爺將我的行李搬上車,有幾個人和他打招呼,他也顧不上回答。

        爺爺退到車下時,我想起習文說的,讓我走之前到她那兒理個發,就沖著爺爺說,我沒有和趙老師告別,回頭代我謝謝他。

        大概是汽車在嗚嗚鳴笛,沒聽見,爺爺對我的話一點反應也沒有。

        車上果然都是熟人,翠水和蓉兒都在。

        蓉兒穿著一身新衣服,眼圈紅紅的,臉上也陰陰的,幾次扭頭想和我說話,可嘴唇一動又縮回去了。

        蓉兒的母親和幾個嬸娘坐在她的周圍,身上也都是穿著八成新的衣服,喜氣洋洋的臉上隱現著少許不安。

        我聽見坐在旁邊的一個女人和另一個女人竊笑著說些什么,其中一句是,瘸子去相親,男的怕是個瞎子啵。

        翠水坐的雙人座上,另一個人是金福兒,她將頭靠在金福兒的肩膀上,像是睡著了。

        車上的人差不多都沒理我。

        只有金福兒和我說了一句,問我怎么才去報到,大橋都走一個星期了。還對我說,大橋和我是一個寢室,但不是一個班。

        蓉兒一家在一個偏僻山村前面下了車,她們一下去,路邊的一群人便圍了上來,都是一臉的笑。

        蓉兒的母親接過別人遞來的一支煙,叼在嘴上,一個男人連忙用火柴給她點火,劃了幾根都被風吹熄了,蓉兒的母親就自己從口袋里掏出一只打火機,手指一蹭,火苗躥出老高。

        客車開出老遠,我還看見蓉兒母親的嘴巴仍在冒煙。

        我在縣一中大門口下車時,翠水仍在金福兒的肩膀上睡著。

        我挑著行李去了學??倓湛???倓湛频臅嫿舆^我的錢,說,你是最后一個來報到的。

        會計數錢時,眉頭一皺一皺的。那錢臟兮兮的,上面有很多油漬。

        望著那么多的錢,我心里很奇怪。爺爺去年借錢是那樣的艱難,東家幾角,西家幾塊,才將學費湊齊。這一次,挨到最后卻如此順利,眨會兒眼就齊了,簡直像去銀行里取存款一樣。

        會計將錢數了兩遍后,退回十元錢。

        我小心翼翼地問,學費是多少?

        會計說,一百元呀,你不曉得嗎?

        我說,你是不是數錯了,這錢正好是一百塊。

        會計猶猶豫豫地又數了兩遍,然后不高興地說,你這錢是偷來的還是搶來的,怎么自己沒個準數。還懷疑我數錯了,是不是想學雷鋒,搞捐獻,那你就交一百一吧。

        我捏著錢不作聲,手心卻直冒汗。

        出了總務科,我看了看手中的十元票子,那汗漬漬的樣子,很像昨天趙老師準備送給我的那一張。

        我找到了自己的寢室。分給我的鋪位上,被先到的同學扔滿了月餅包裝紙。除了過年以外,我和爺爺沒有別的節日,我不知道別人的中秋節是在什么時間。

        這時,下課鈴響了,我趕緊挑上隨身帶來的柴和米,到事務長那兒換成飯票,我沒有錢買菜票,只能吃從家里帶來的腌菜。

        回到寢室,大橋一臉激動地沖過來,雙手抱著我的肩膀,連聲說,特大新聞!特大新聞!

        我說,聞你媽的屁去。你以為我讀不成書了?我偏要讀。

        大橋說,你讀書算什么新聞。趙老師被人殺了,殺成了五馬分尸!

        我說,大橋,你放屁連臭都不臭。

        這時,班里的學習委員蘇米進來問,你是學文吧!

        我說,是的。

        蘇米便告訴我,班主任聽說我來報到了,讓我去領書,下午要上課。我便和蘇米一起走了。蘇米剪著男孩一樣的短發,穿著一件牛仔裙,胸脯也凸起來了,走路的姿勢很像電視里的香港女孩。我知道大橋一定在盯著看她,便回頭呸了一下。

        31

        爺爺到家時,已是半夜過后。電燈開關線斷了,我摸索著點了半截蠟燭。

        大橋一見爺爺手上的衣服就叫起來。

        大橋說,學文,別要!這是從外國人的死尸上扒下來的,上面什么病菌都有。有的還有艾滋病。本來工商所要沒收,是我媽去擔保下來的。

        爺爺瞟了大橋一眼,說,你媽真是好干部,待金福兒這樣好。

        大橋臉上一紅,不說話了。

        爺爺瞅了瞅那兩件衣服,說,管它什么病菌,總熬不住開水燙。

        爺爺將兩件衣服放進鍋里,又舀滿了水,蓋上鍋蓋,便去灶后點起火來。

        灶火將爺爺映得紅通通的。

        不一會兒,鍋里的水就咝咝作響。

        我揭開鍋蓋看了一下,說,這衣料是化纖的,一煮就沒用了。

        爺爺一聽,忙將灶里的火弄熄,又用手去鍋里撈起衣服,扔在臉盆里。

        正忙著,外面有人敲門。

        開開門,鎮長站在我面前。

        鎮長一個勁向里走,邊走邊說,大橋在你家吧?

        我說,是的。

        鎮長說,你沒聽到廣播,怎么不去報信?

        我說,正忙著將金福兒給的衣服消毒呢,沒空出工夫來。

        鎮長站在屋當中,說,大橋,出來隨我回去。

        大橋在房里說,我不回去。

        鎮長正要進去,大橋又說,你別進來,屋里還有個沒穿褲子的男人。

        鎮長稍一怔,還是進去將大橋拖出來。走了幾步,大橋一把抱住桌子腿。鎮長拖不動,一會兒就氣喘吁吁。

        大橋說,要我回去也行,以后夜里你不能將我一個人丟在屋里。

        鎮長忙說,行行。

        大橋說,今天是誰當的叛徒漢奸,出賣了我?

        鎮長說,是趙長子告訴我的。

        大橋說,趙老師太沒骨氣了。

        他們走后,我將夜里的事全告訴了爺爺,爺爺聽后,夜里再沒有開過腔。

        第二天早飯后,爺爺和我一道去找金福兒。走在街上,看見派出所門口貼了一張招領啟事,說趙老師昨夜在金福兒家附近,拾到衣物一包,有遺失者來派出所認領。

        棲鳳酒樓的王國漢和蓉兒的爸正在高聲議論。

        王國漢說,趙長子這家伙真酸,這大年紀了還想學雷鋒,既是撿的東西,拿回去就是。

        蓉兒的爸說,衣服不同別的,一穿上身別人就能認出來。

        王國漢說,改個樣式,或者染個色不就認不出來!

        爺爺上去問,國漢,金福兒到酒樓里了嗎?

        王國漢說,這么早,酒樓還等我去開門呢!

        我和爺爺便回頭先去金福兒的廢舊物資回收公司。

        公司里坐著幾個人,我們問時,他們指著正在門外踱步的一個人說,縣文化館的小曾也在等他呢。

        等一會兒,我坐不住,跑到門外和那個踱步的人搭話。

        我說,曾老師,你認識董先生嗎?

        小曾說,老董和我住一層樓。

        我說,他最近在家嗎?

        小曾說,在家,身體不大好,哪兒也去不了。

        我說,是不是在寫一本書?

        小曾說,一天到晚總見他寫,可就是不見發表出來。

        我說,那本諺語不知編好了沒有。

        小曾說,編是編好了,就是沒有錢印。

        我說,曾老師你也是寫書的吧?

        小曾點點頭,從公文包里拿出一份省報,指著一篇報告文學說,這是我最近發表的一篇較滿意的作品。

        我看見那文章的標題是《新破爛王金福兒》。

        小曾又掏出一個會員證給我看,說,我是省青年詩歌學會會員。

        正要再問,爺爺喊我去棲鳳酒樓看一看。

        路過派出所時,正好碰見大橋夾著那包衣物從門里出來。

        大橋走到墻邊,將那張招領啟事撕成粉碎。

        棲鳳酒樓那兒也沒見到金福兒。

        再回到廢舊物資回收公司,金福兒正坐在那里和小曾談得熱火朝天。

        聽了一陣,聽出了些頭緒。小曾寫的這篇《新破爛王金福兒》,省報要收三千元錢。小曾是來討賬的。金福兒還想讓自己的名字上《人民日報》,問小曾這得花多少錢。小曾答應回縣后找朋友打聽一下,不過估計不會低于一萬五到兩萬。

        后來,王國漢送了一張現金支票過來。小曾接過支票,笑一笑后起身告辭。

        小曾走后,沒等爺爺開口,金福兒就主動說,我剛才到處問過,找過,實在是一點現金也沒有。

        爺爺后來站在街中間嘆氣,險些叫一輛汽車給撞了。

        爺爺說,我算是白救了這一對雜種。

        93

        離開學還有三天,我就去了學校。

        一進寢室就發現大橋也到了,只是不見他的人。

        我去商店買了一只懸著十字架的金項鏈,然后到車站接蘇米。

        十二點剛過,從武漢來的客車到站了。

        蘇米在車門出現時,我眼前像是升起了一顆太陽。

        我們相互笑一笑什么也沒說。

        我從口袋里掏出一只紙包交給蘇米,要她回家后再打開看。

        蘇米的媽沒有回,她在武漢還要待一陣子,也沒有別的事,就是看看孫子。

        回到蘇米的家,蘇米匆匆擦了一下臉,就鉆到房里去了。接著,我聽見了一聲驚喜的歡叫。

        不一會兒,蘇米戴著項鏈走到房門口,說,學文,這真是你送給我的嗎?

        我走過去,猛地將她擁抱著,說,我能進來嗎?

        蘇米掙扎著說,不,我答應過習文,我不和她爭你!

        我不理她,慢慢地低下頭,對準那緋紅的嘴唇深深地吻起來。蘇米的嘴唇極柔軟,簡直可以像水一樣融進我的心里,接著她的身子也變成了一團水,從那甜甜的舌頭里,一陣陣地沖向我的心里。她的身子變得極薄,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前。

        我說,蘇米,我愛你!

        聲音是那么深沉,連我自己都感到意外,那完全是一種成熟的男性的一種宣言。

        蘇米哭起來,說,我等這話都快等成老太婆了。

        我一點點地將她臉上的淚水舔干。

        然后,匆匆地做了一點吃的,接下來的整個下午,以及下午以后的黃昏,我們都是這么深深地吻著。

        天黑后,蘇米的爸回來了。他一進屋就打開電視機。電視里正在播送本縣新聞。屏幕上的兩個人是胡校長和金福兒。播音員介紹這條新聞是部分政協委員座談怎么發展我縣的教育事業。

        新聞完后,屏幕打出一條廣告:值此縣政協第五屆三次會議召開之際,我縣著名農民企業家金福兒,特獨家點播電視連續劇《威鎮天河鎮》。接下來是一組有關金福兒的鏡頭畫面:金福兒在會上講話;金福兒拿著計算器算賬;金福兒在棲鳳酒樓前送客;金福兒對文化館的小曾說:我的啟蒙老師姓趙,可后來我將他教的東西都還給他了,我現在是自學成才……

        蘇米忽然說,《威鎮天河鎮》?改一個字不就成了《威鎮西河鎮》!

        我說,這是他的本意!

        蘇米的爸在廚房里大聲說,告訴你們一件事,你們的同學大橋,今天中午在公園里和一名妓女鬼混時被當場捉住了!

        蘇米說,關起來了嗎?

        蘇米的爸說,就算她媽來保,也要關上五至七天。

        我說,這都是金福兒害的。

        正說著,文所長打來了電話,他替鎮長求情,說如果一抓大橋,這對鎮長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他要蘇米的爸看在他們孤兒寡母的分上,放了大橋。

        文所長說,鎮長在到處買安眠藥,弄得醫院的醫生、護士怕得要死,又不敢不給,后來還是他親自用萬能鑰匙偷偷打開她的門鎖,用維生素將那五十粒安眠藥掉了包。

        蘇米的爸只是嗯嗯地應著,一直到放下電話,也沒說一個完整的句子。

        電話剛接完,胡校長來了。

        胡校長也是為了大橋的事,然而他考慮的是學校的榮譽,真的抓了大橋,一中這幾年辛辛苦苦得來的省地縣三級模范學校也就完了。

        這時,電話鈴又響了。

        蘇米一聽,竟是金福兒。她按下免提鍵,電話里的聲音滿屋都能聽見。

        蘇米的爸一聽金福兒的名字就皺起眉頭來。

        于是,蘇米便對著電話挑釁地說,金福兒,我爸讓我告訴你,他現在不在家!

        金福兒在那邊愣了一會兒,說,我大小是個政協委員,你爸怎么一點面子也不給?請你轉告你爸,我已和公安局長談過了,你們一放大橋,我就贊助一輛三輪摩托給刑偵隊。

        蘇米的爸在一旁吐了一大口痰。

        我沖著電話說,金福兒,你的錢怎么這不干凈,我在電話里都聞到了垃圾味!

        金福兒說,你是學文侄兒?趙長子大概沒有跟你講過,世界上的錢,沒有哪一張是干凈的。趙長子沒有這種體會,你現在多少應該有了。再說廣一點,世界上哪一件事物又是干凈的呢!

        我說,金福兒,你毒害不了我!

        金福兒說,我很高興將來能有你這樣的對手,快點長吧!和大橋一樣,多與幾個女人睡一睡,會長得快一些!趙長子、鎮長、五駝子和你爺爺都垮了,我一天到晚閑得慌呢!

        我還想說,蘇米將電話機上的免提鍵復了位,屋里一下子安靜下來。

        胡校長喃喃地說,我從未見過如此赤裸裸的卑鄙!

        蘇米的爸說,我們還是換一間屋子談吧,接觸這種事對于他們來說,還是早了一點!

        他們往里屋走時,蘇米忽然說,爸,我也求你將大橋放了。

        蘇米的爸說,為什么?

        蘇米說,你不是說過,監獄是最壞的一所學校嗎!

        蘇米的爸想了想,回頭問我,學文,你說呢?

        我說,如果要關大橋,那先得將金福兒槍斃了。

        他們進屋后將門關起來。

        我對蘇米說,我曉得世上最少還有一種東西是純潔的!

        蘇米將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中。我將身子挨近了她。在我們的嘴唇剛一黏合時,蘇米的舌尖就送到我的嘴中。

        在相擁著走向蘇米的房間時,我聽到整個世界都在渴望地說,我愛你!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互换人妻在线中文字幕_欧美日韩亚洲中文字幕二区_精品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_一本无码人妻在中文字幕